最新相关
  • 凌尚古玩艺术热线:
  • 98789-80897998
  • 地 址:天津凌尚工业园区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手 机:1813771123
当前位置:主页 > 专家团队 >

文人为何如此爱香?

[ 发布日期:2017-12-31 11:30 点击: 来源:未知 【打印此文】 【关闭窗口】]
  香,灵动尊贵而又朴实无华;奥妙深邃而又和蔼可亲。它陪伴着中华民族的历代英贤走过了五千年的沧桑风雨,走出了华夏文明光耀国际的绚烂进程。它启迪英才大德的灵感,濡养仁人志士的身心,架通人天才智的金桥,对我国人文精神的孕育与哲学思想的形成都是重要的催化与促进。
  
  人类对香的喜爱,乃是与生俱来的天性,有如蝶之恋花,木之向阳。如孟子所言:“香为性性之所欲,不可得而长命”。香,在馨悦之中调动心智的灵性,于有形无形之间调息、通鼻、开窍、谐和身心,妙用无穷。正是因为深谙此理,历代的帝王将相、文人墨客才竞皆惜香如金、爱香成癖。
  
  北宋陈与义的《焚香》
  
  明窗延静书,静坐消尘缘。   即将无限意,寓此一炷烟。
  
  当时戒定慧,妙供均人天。   我岂不清友,于今心醒然。   炉香袅孤碧,云缕霏数千。   悠然腾空去,缥缈随风还。   世事有过现,熏性无变迁。   应是水中月,波定还自圆。
  
  罗隐的《香》
  
  沈水良材食柏珍,博山麓暖欲楼春;怜君亦是无端物,贪作馨香忘却身。
  
  魏文帝曹丕的《迷迭香赋》
  
  播西都之丽草兮,应芳华之凝晖;流翠叶于纤柯兮,结微根于丹墀;方暮秋之幽兰兮,丽昆仑之英芝;信富有之速逝兮,弗见凋于严霜;既经时而收采兮,逐幽兰以增芳;去枝叶而寺御兮,入销谷之雾裳;附玉体以行止兮,顺微风而舒光。
  
  王维的《谒璇上人》
  
  少年缺乏言,识道年已长。事往安可悔,馀生幸能养。
  
  誓从断臂血,不复婴世网。浮名寄缨佩,空性无羁鞅。
  
  夙承大导师,焚香此仰视。寂然居一室,覆载纷万象。
  
  高柳早莺啼,长廊春雨响。床下阮家屐,窗前筇竹杖。
  
  方将见身云,陋彼示天壤。专心在法要,愿以无生奖。
  
  杨庭秀的《焚香诗》
  
  琢瓷作鼎碧于水,削银为叶轻似纸;不文不武火力匀,闭尊下帘风不起。
  
  诗人自炷古龙涎,但今有香不见烟;素馨欲开茉莉折,底处龙涎示旃檀。
  
  平生饱食山林味,不柰此香殊妩媚;呼儿急取蒸木犀,却作书生真富有。
  
  苏轼的《和鲁直韵》
  
  四句烧香偈子,随风遍满东南;不是文思所及,且令鼻观先参。
  
  万卷明窗小字,眼花只要斓斑;一炷香消火冷,半生身老心闲。
  
  朱熹的《香界》
  
  幽兴年来莫与同,滋兰聊欲洗光风;真成佛国香云界,不数淮山桂树丛。
  
  花气无边熏欲醉,灵芬一点静还通;何必楚客纫秋佩,坐卧经行向此中。
相关推荐